今年以來“熊貓債”發行熱度顯著抬升,截至11月30日,已發行“熊貓債”91只,發行額達1495.5億元,較2022年全年52只的發行量和850.7億元的發行金額均有大幅提升!靶茇垈笔侵妇惩鈾C構在中國境內發行的以人民幣計價的債券。


國內外貨幣政策分化推動“熊貓債”發行熱度顯著抬升


中誠信國際主權與國際評級部高級分析師王家璐對貝殼財經表示,國內外貨幣政策的分化,包括中美、中歐間的利差增加是推動2023年“熊貓債”市場擴容的主要原因。2022年以來,歐美央行處于加息進程,而我國人民幣融資成本相對較低,“熊貓債”對跨國企業的吸引力有所增強。


東方金誠研究發展部分析師白雪對貝殼財經表示,“熊貓債”發行規?焖賱撔赂叩氖滓蚴墙衲耆嗣駧湃谫Y的成本優勢凸顯。今年境內外貨幣政策分化,中美10年期國債利差倒掛程度不斷加深。相對于美元融資,發行“熊貓債”進行境內人民幣融資,依然具有非常明顯的成本優勢?紤]到在境內發行“熊貓債”的境外主體中有很大一部分實際為境內機構,可能體現了境內機構充分利用人民幣融資成本優勢,募集低成本資金的需求。


政策端持續發力助力“熊貓債”市場發展


近日央行發布的《2023年人民幣國際化報告》指出,支持更多境外央行、國際開發機構、跨國企業集團等優質發行主體在境內發行“熊貓債”。


白雪指出,推動“熊貓債”發行高增的另一原因是,國內債券市場雙向開放水平不斷提高,針對“熊貓債”市場的各項政策配套與制度安排更加完善。此外,今年債市利率持續走低的背景下,去年境內積壓的部分發債需求在今年得到釋放,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今年“熊貓債”發行的節奏。


王家璐認為,交易商協會發布的開展境外機構債券定價配售機制優化試點等監管政策進一步便利境外機構在境內債券市場融資,使得“熊貓債”發展受益。


近年來我國“熊貓債”市場擴容,發行主體多元化


王家璐指出,近年來“熊貓債”投資人多元化程度不斷提升,有更多境外投資人參與到該市場。從發行規模來看,近年來“熊貓債”市場整體呈現擴容態勢,但隨利差變化呈現一定波動。從發行市場來看,2023年銀行間債券市場仍然是“熊貓債”發行的主要場所,而交易所“熊貓債”發行規模也呈現明顯增長態勢。從發行品種來看,2023年以來,綠色債、碳中和債、鄉村振興債、可持續發展債、可持續掛鉤債、科創債等創新品種“熊貓債”不斷涌現。


從發行人結構來看,“熊貓債”市場發行人以紅籌企業為主,2023年紅籌企業占比有所增加,但純境外發行人數量也有所增長,背景更為多元化,發行主體所涉行業包括汽車、銀行、多邊機構、主權、燃氣等,所涉區域包括中國香港、歐洲、美洲、非洲等。


白雪指出,目前“熊貓債”發行主體已較為多元化,發行人行業類別覆蓋主權政府類機構、國際機構、金融機構、地產、能源、交通、公共事業、汽車制造、食品等。從發行人結構來看,近年來“熊貓債”市場發行人結構進一步多元化,雖仍以紅籌企業為主,但伴隨“熊貓債”在境外主體中的認可度不斷提升,純外資發行人的占比自2016年以來持續上升,發行主體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數量也逐漸增加,來自葡萄牙、意大利、法國等歐元區的發行人也持續涌入?傮w來說,除房地產以外的其他行業發行主體仍在積極探索“熊貓債”市場。


“熊貓債”市場發展與人民幣國際化互相促進


白雪認為,“熊貓債”作為人民幣跨境投融資工具,是優化人民幣跨境循環、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重要渠道!靶茇垈狈帕堪l行有利于人民幣構建起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即離岸人民幣市場;跨境持續使用人民幣,也將引發國際市場對于人民幣資產保值增值和風險規避的需求,有利于更多境外機構投資者參與中國債券市場,進一步暢通人民幣的回流渠道,建立起人民幣國際化使用的“閉環”,提升了人民幣的貨幣流動性。


王家璐指出,“熊貓債”市場發展和人民幣國際化具有互相促進的作用。一方面,人民幣國際化的不斷推進是“熊貓債”市場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另一方面,熊貓債市場發展也在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通過“熊貓債”的發行,境外機構人民幣使用量將有所增加,有助于人民幣在國際市場的流通。同時,“熊貓債”市場的不斷發展以及政策的不斷優化也能夠反映我國政府對于人民幣國際化的支持,并增強國際投資人對人民幣的接受度、提升人民幣金融資產吸引力,進而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發展。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張曉翀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陳荻雁